網頁

2015年3月3日 星期二

一位家長的反擊:當孩子遭受學校一級行政主管及校長牽涉其中的違法管教事件 (二)

違法管教事件經過
(1) 民國103129(星期二)
民國103129日上午第一節於體育館禮堂的週會課時間,校長上臺報告期間有眾多學生普遍地附耳低語不專心的情形,之後應由輔導室邀請之某科技大學機械系教授作技職教育說明。但學生事務處主任先行上臺報告時立即針對前述情形意欲利用其職務威權收殺雞儆猴之整頓秩序目的,似乎刻意忽視其他班級情節較雷同學生,特針對九年六班且胡亂點名該班男生第一排最後三位男學生(即吾子及另二位左右相鄰同學:學生甲及同學生乙)站起。三位學生聽後即從盤坐姿勢起身站立,其中吾子只是習慣性地將手放入外套口袋並無不敬之意。不知為何,學生事務處主任在臺上透過麥克風大聲厲喝道:『手還插腰很帥嗎?放下來!』,吾子不知其他二位同學的姿態,只覺非在針對他故仍維持原姿態未異動。
位於臺下巡視學生之生活教育組長見狀即逕自認定此為學生嚴重挑釁情事,隨即趨赴三位學生左側並以職務威權厲聲咆哮喝斥『去訓導處,去!』。受生教組長威嚇脅迫,三人只好無奈地依喝令離開朝會禮堂現場,穿越天橋前往位於校本部二樓的學務處辦公室內,生活教育組長與體育組則隨行其後。對於組長可能意圖以行為不檢為由將站立的三位學生立即隔離帶至位於校本部二樓的學務處做管教處置行為,在場學校行政人員則無人阻止其立即以隔離手段妨害學生參與朝會之受教權的不法作為。學校高階行政人員如校長與學生事務處主任等,聽聞或目睹後亦未立即阻止即形同許可及授權生活教育組長對學生的連坐管教行徑。
三名學生至學務處內於其辦公桌前方空間站立後,生教組長隨即不顧辦公室鄰桌三位女教師職員在場,以全然漠視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且以違背該辦法第二章輔導與管教之目的與原則的行為立即情緒失控發作地暴怒且以侮辱言語及身心虐待的方式對待三名學生:先怒踹其辦公座椅及怒喝,接著先後蓄意瞬間強力拉扯吾子及另一位學生衣襟且拉行數公尺至桌邊致二人失重心而站立不穩(二人被強拉行時,更是深怕會跌倒撞到桌緣受傷,學生甲的衣襟更是疑似被拉裂,學生乙則是非常害怕最後一個會輪到他被拉行),歇斯底里地以怒吼及恐嚇侮辱的言行斥問三名學生。諸如『你沒人教?』、『你再插一次腰啊!我拍照給你家長看』同時並兇惡地手持智慧型手機作勢要脅拍照、非常近距離地分別對著三位學生咆哮以意圖造成其它威嚇效果,意圖恃其職務威權及以慣用之兇惡粗暴行徑使該三名學生因受其威嚇心生恐懼而屈服。該三名學生受生教組長粗暴對待期間,完全未做任何抵抗舉止,只能忍氣吞聲且無奈無助地承受組長持續施予的身心暴力對待及人格傷害。吾子當下因頓時受極大恐懼及巨大音量威嚇,無法完全回憶生教組長對其兇惡粗暴過程中的詞語,即使經過我數日的安撫及協助回憶亦是未果。
生教組長兇惡粗暴的吼叫訓斥音量大至連留在校本部三樓教師室的班導師、在恰好在一樓樓梯處的另位老師亦聽聞到。如此粗暴對待該三名學生的方式,則未見學生事務處辦公室內全程目擊生教組長惡行的三位女教師及體育組長介入制止或作相關通報處理。
生教組長粗暴對待該三名學生之後,又喝斥三人撰寫自訴表。吾子不知自訴表單存放何處,正將目光移向一旁的女老師欲開口尋求協助,生教組長又惡行惡言地用力踢擊存放自訴表格的鐵製矮櫃及喊著『不會自己找啊!』。吾子接著自行往鐵製矮櫃已扭曲毁損處,只因懷著忍受生教組長粗暴虐待的委屈與無助無奈而輕嘆了一口氣,生教組長竟又藉故作勢要脅恐嚇道『你再嘆一口氣就知道了』,吾子不敢再出聲以保護自己及避免無端招惹生教組長而有其它粗暴兇惡對待。
待三位學生取好自訴表格開始撰寫,生教組長先對著學生甲乙二人以不悅情緒說道『今天算你們兩個倒楣』、『你們都有看到他那個態度吧!』,再對吾威脅道『九年級翅膀硬了是不是?告訴你,你還沒成氣候!』。隨後生教組長即離開學務處回到禮堂。
三位學生約花了十多分鐘陸續於8:40之後完成自訴表,雖然生教組長並未表示要三名學生罰站,但三人均於生教組長辦公桌前方空間自行罰站至週會結束後生教組長返回辦公室。三位學生如此做的原因是按照生教組長以往的作法意思就是要學生們罰站,如果不這樣做的話,他一定會更變本加厲地發作的。在旁目睹三人被粗暴虐待方式違法管教的衛教組,則約於8:40過後一些時間才離開學務處辦公室至禮堂週會現場作報告。(衛教組長出現在禮堂週會現場的時間,大約在科技大學機械系教授作技職教育說明之後,已與相關知情教職員核對確認)
生教組長返回辦公室後,再對三位學生作出罰站處分,含混地說道『每節下課都過來站』。當天爾後三人各自於各節下課時間前往學務處罰站,其間生教組長還以其職務威權限制三人必須待上課鐘聲鈴響完畢方可開始轉身離開學務處返回教室。爾後於午休前,生教組長免除學生甲前述罰站處分,吾子及學生乙則仍依生教組長之令執行前述罰站處分直至放學。
幸當日尚有班導師及輔導室老師主動與吾子及其他二位學生談話以瞭解事由,緩解安撫學生驚嚇情緒。輔導室老師亦在週會垷場親眼目睹三位學生突然被生活教育組長破口大駡及被帶離禮堂直到週會結束均未見三位學生返回,而那位科技大學機械系教授亦表示對當下的情景感到很震撼。
(2) 民國1031211(星期四)
民國1031211日星期四,生教組長再度利用其職務威權於第一節下課時命另一名同年級其他班學生傳其威令至九年六班教室喚叫吾子與學生乙至學務處辦公室,並惡言質問二人「為什麼昨天不來站?你們站到第幾節?」學生乙回答「都沒有」。生教組長又兇惡地說「誰跟你們說不用來站的?」,接著質問吾子「啊你咧?」吾子低聲回答「一樣」,但生教組長又情緒激動地質問吾子「什麼一樣?你還是那個態度嗎?」,吾子低聲回答「都沒有」。接著上課鐘聲響,生教組長挾其職務威權脅迫二位學生延續前日之處罰,命令道「都回去,下節再繼續」。
次節下課時間,吾子與學生乙依令至學務處罰站,其間生教組長則以慣用的兇惡言語質問「誰跟你們說不用來站的?」「為什麼沒來站?」,吾子回說「以為只要站第一天」。生教組長又兇惡地質問「你以為?你有疑問都不會來問嗎?」。吾子為免無端再度激怒生教組長不利自己只好保持端正站好姿勢且小心應付回答,生教組長則陸續兇惡地質問吾子「問你都不會回答是不是?」、「那是怎樣?」、「你連最基本的禮儀都沒有,問你都不會回答?」、「你不尊重我,我幹嘛尊重你?」、「你那吊兒郎當的樣子,誰怕你?」、「學生甲態度很好,學生乙態度不差,就你態度最硬」、「誰跟你們說不用來站的?像學生甲態度很好,每節都準時來站,我自己跟他說不用來站」、「想好沒?說嘛!有什麼不知道的地方,我幫你解答!...都不知道哦?」...等疲勞轟炸式問話直至上課鐘聲響
當日爾後各節下課時間,吾子與學生乙都必須依令至學務處罰站,並不斷忍受生教組長以上述的兇惡言語質問如同重復撥放及疲勞轟炸般地精神虐待,直至放學時刻方能逃離生教組長的魔掌。只是直至放學前,生教組長一直未說明次日是否吾子仍需受罰。
次日民國1031212日星期五,吾子整日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雖未主動前往學生事務處罰站,卻一直擔心生教組長是否又故技重施地再度兇惡言質問如同重復撥放及疲勞轟炸般地精神虐待。幸直至放學,生教組長未再有如1211日蓄意刁難脅迫行為。
-----------------------------------
至此先試問各位到訪的朋友:若是您的孩子告訴您他遭遇相同的違法管教經歷,您會如何反應?如何處置?遁何管道處理?處理目標為何?如何佐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