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年12月16日 星期五

一位家長的反擊:校方欺瞞家長的手法(九)


前文:一位家長的反擊:校方欺瞞家長的手法(八)

(九) 剛釐清的第三齣劇 - 怎麼互相推諉了!
 今年2016年5月11日發生懷生國中803班學生遭學務處人員在學務處辦公室內惡意打踹、強迫以跪姿撰寫違法的學生行為自述表,學生當日受到極度驚嚇及精神傷害,學生家長當晚即以市政熱線電話 1999 投訴檢舉有違法處罰事件,受理案號為UN201605120089。隔日2016年5月12日上午,受害學生家長與親屬到學校與學務處人員當面質問及溝通陳情,歷經約三小時而無結果。

不過校方在事件處理上則故意壓制消息,欺壓學生及家長,校長根本未召開校園事件處理小組因應違法管教事件或是教師惡意處罰事件。(其實懷生國中至今竟無合法的校園事件處理小組運作機制,校長當然無學校自治法據而得以召集校園事件處理小組。倘萬一校長召集了處理小組,還做了運作結果,並還指派總幹事襄處一切事務,那可是集體濫權地偽造文書,而且還是冒充有處理小組運作職權的違法行為!)

但當時的家長會會長何研田竟於2016年5月13日那天透過Line群組,向當時即將於次日參加會考的九年級學生家長發了一則危言聳聽的簡訊 (詳情已撰文揭露於一位家長的反擊:校方欺瞞家長的手法(四) )。

筆者因105年4月遭校長許順興與何研田二人以捏造事實構陷並誣告妨害名譽案 (已獲不起訴處分確實,算是還筆者一個清白) ,後續為保護自己及維護權益而向校方循正當行政程序追索相關佐證文函檔案等資料。其中一件即是關於家長會前會長何研田於2016年5月13日發了那則危言聳聽的簡訊內容,究竟是否是由學校提供的消息?是否校長曾召開校園事件處理小組蒐集證據資料而證實的內容?有無報案續處?或者是接獲何研田所提供的秘密情資及通報檢舉後,校長續有召開校園事件處理小組蒐集證據資料以釐清真偽?

筆者於105年11月10日向懷生國中以掛號寄送閱卷申請書(如附圖左),懷生國中則於11月11日下午約1時30分左右確定收到信函,並以105年11月24日北市懷中總字第10530807600號函回復(如附圖右)。


訝異的是,若按懷生國中回復函將這事推得與校方毫無瓜葛的話,那不就是推稱那是當時何研田自己胡亂向九年級學生家長Line群組發送的訊息,根本是家長會長故意造成隔日即將參加會考學生及家長們額外的壓力及不安定!

只是,按懷生國中至今無校園事件處理小組的合法運作機制的情形觀之,這份北市懷中總字第10530807600號函的回復內容又是如何發出的?誰擬稿簽辦的?校長又是基於怎樣的事實證據裁示決行的?前家長會會長何研田是否知道校方把責任都推的與學校概無關係?

不是才一起於105年11月1日及4日對本人寄送了存證信函?又於11月底透過律師代理人共同要試著對本人做不利舉動嗎?那麼那件105年度偵字第10884號案不起訴處分書的結果及這份函的回復內容,是否讓何研田、金易德、黃奕齊三人充分知道呢?難道也在相互隱瞞資訊?

這戲,不是看的很明白!


續文:一位家長的反擊:校方欺瞞家長的手法(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