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7年2月10日 星期五

一位家長的反擊:校方欺瞞家長的手法(十)

前文:一位家長的反擊:校方欺瞞家長的手法(九)


(十) 懷生國中自許順興上任校長以來的歷次公然說謊事證

現任懷生國中校長許順興是自民國100年8月之後擔任校長,再於104年5月通過臺北市教育局的校長遴選連任至今。按理說,這位校長應該是治校有方,一切依法行政,讓校務陸續循軌運作及讓師生所處的校園氛圍為正向教育的環境。但實情是如此嗎?

我的回答:是教育局協助包庇營造下的假象!

就以這幾年間的重大新聞事件來先做說明吧!其它的細節會另撰文詳陳。
1. 2014.06.09 -「沒付錢修櫃」擋畢業? 懷生國中挨批 (TVBS)
2. 2014.08.25 - 女師摸國一男褲襠 「衝動嗎」 (三立新聞)
3. 2015.04.16 - 懷生、金華國中傳集體腹瀉 「第一餐盒」停止供餐 (自由時報)
這幾則新聞,至少新聞媒體做到監督責任,讓一般民眾知悉是發生於懷生國中的事件,相較於 2015.08.25 離譜男師竟教國三生這樣用球棒 的處理已是良善許多。

這幾個曾於媒體以新聞揭露的事件訊息,原則上都有共通的要件:都是校園事件!

按照臺北市政府教育局的相關法規規範,臺北市的各級學校必須依「臺北市各級學校校園事件處理要點」(教育局連結) 之第三條之(四)處理步驟通則之規定先訂定校內執行要點,並經校務會議通過並送教育局核可後,再由校長公布實施該校內執行要點後,學校於遭遇校園事件時,校長方能獲授權得以召集校園事件處理小組以啟動危機處理機制,並按校園事件之類別依相關法規處理。校長並得獲授權得以指定一名總幹事襄處相關行政事務,及指定一名發言人對外發言。
學校的校園事件處理小組是因應及處理相關校園事件的重要機制及相關調查蒐集資料的權力授權依據,但明確的處理程序、權力範圍、資料蒐集及保存、保密責任、文件保密規定等仍需依各別的相關法令規定辦理 (「臺北市各級學校校園事件處理要點」的第二點即已明確規範) ,因此諸如中山女中因應蔡依林蔡依林《戀我癖》MV以事關校譽事件處理才能於法有據。

然而懷生國中至今仍無合法公佈實施的校園事件處理的相關校內執行要點,此部分已向懷生國中查證屬實:懷生國中曾於105年8月9日提供訴願案10536389000號案之答辯書中檢附一件偽造的「臺北市立懷生國民中學校園事件處理小組設置要點」(如附圖一) 向法務局訴委員答辯,筆者於105年11月10日以閱卷申請書向懷生國中調閱查詢是否為經校務會議討論通過及校長公佈實施的校內執行要點,懷生國中方以105年12月7日北市懷中總字第10530807900號坦承 "尚屬研議階段" (如附圖二)。簡而言之,懷生國中自現任校長許順興於民國100年8日上任至今仍未有可合法運作的校園事件及危機處理運作機制。

而這即是懷生國中最嚴重的亂象問題核心:既然學校尚無合法公佈實施的校園事件處理校內執行要點,學校根本無校園事件的危機處理機制,校長無從得以獲授權於校園事件發生時召集校園事件處理小組處理,學校也無從合法將校內相關行政處室教職員編派納入為校園事件處理小組的任務編組之中。若是校長仍召集校園事件處理小組(校安小組、危機小組) 以臺北市各級學校校園事件處理要點」的規範及偽造的校內執行要點運作,則該運作為違法違規運作的結果,校長須負教唆違法運作的最大責任,而參與該校園事件處理小組(校安小組、危機小組) 的所有人員則涉及刑法第158條冒充有該權的公務員並僭越其權責的刑責,而該違法運作校園事件處理小組的相關結果則皆涉及偽造文書責任。

再回頭檢視這幾則新聞所揭露及隱含的問題:

懷生國中時任輔導室主任的洪春金為校方發言人並對外作解釋,顯然是校長假校園事件處理小組的規範違法指派洪春金為學校發言人的結果,而這其中的解釋內容原本應該是經運校園事件處理小組開會處理的結果。若是校長未召開校園事件處理小組,則洪春金作為學校發言人及解釋的內容應為校長許順興指派及教唆回應的內容;若是校長許順興尚曾召集校園事件處理小組開會處理,則相關開會通知、會議紀錄及會議結論等更是違法事證。

2. 2014.08.25 - 女師摸國一男褲襠 「衝動嗎」 (三立新聞)
對於這樣的性騷擾事件,學校應依性騷擾類別的校園事件啟動校園事件處理機制,由校長召集校園事件處理小組,進行相關校安通報、社政通報等必要通報,再按101.08.15公佈實施的懷生國中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防治規定」依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防治準則」(立法理由)、性別平等教育法」及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等法令規定由校長等人主動通報或受理當事人或家長檢舉,再以性平會作獨立實質調查並作調查報告及事實認定及忝處建議後,學校僅能依該性平會的調查報告及事實認定為唯一的事實認定再做續處,萬不可任由校長等校方人員認為調查結果不滿意而另做調查。
再按性別平等教育法」第32條之規定:"申請人或行為人對事件管轄學校或機關處理之結果不服者,得於收到書面通知次日起二十日內,以書面具明理由向事件管轄學校或機關申復。學校或主管機關發現調查程序有重大瑕疵或有足以影響原調查認定之新事實、新證據時,得要求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重新調查。",唯有經由申復程序或有新事證、調查程序有重大瑕疵等情形,性平會才得以做第二次的調查。
相關處理流程規範及各階段程序中應填具或使用的表格、函文等文書工具,亦另有臺北市性別平等教育網的公開資訊可查詢及使用。

但是,懷生國中既然至今尚無合法公佈實施的校園事件處理校內執行要點,學校相關人員如何有權責作相關法定校安通報,及按臺北市各級學校校園事件處理要點」的規定以性騷擾事件類別依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防治準則」規範得獲授權而有權責處理?

這則新聞報導內容中尚有教育局的說法:"北市教育局主秘陳順和回應,此案由校方及校外專業人士組成委員會兩度調查,認定女老師輔導男學生時有肢體接觸,性騷擾成立",不過這是當時的教育局說法。在104年5月12日臺北市政府教育局已以北市教人字第00000000000號函撤銷該位女老師記一大過之處分,主要係因懷生國中性平會組織不合法 (疑性別比例不符),程序瑕疵已違法。

該起性騷擾事件的發生日期是102年2月下旬,學校校園事件處理小組及性平會的召集人皆是校長,但懷生國中當時卻在無合法的校園事件處理小組運作機制及不合法的性平會組織的情況下,仍於102年6月及11 月各召開了一次的性平會,並作成前後不同調的事實認定:
102年6月中旬的性平會,為學生家長申請調查性騷擾事件而召開,調查結果報告則以該校園性騷擾事件不成立為事實認定。
102年11月下旬的性平會,為學校調查性騷擾事件而召開,調查結果報告則以該位女老師對學生構成性騷擾行為而作事實認定,即校園性騷擾事件成立學校據以經「教師考績考核委員會」決議予以對女老師記 1大過,經臺北市政府教育局予以核定。其後緃然女老師經申訴救濟成功,臺北市政府教育局認申訴有理由而撤銷該核定,命懷生國中另為適法之處分,但學校「教師考績考核委員會」仍續執意對女老師記 1大過。該女老師續經申復、及申訴救濟程序之努力後,才有在104年5月12日臺北市政府教育局函文學校撤銷該位女老師記一大過之處分的結果。(但後續懷生國中是否已實質撤銷該記一大過之處分,仍待追查求證,各位朋友若有心實質關心懷生國中校園亂象問題,不妨以「政府資訊公開法」之相關規定及申請書向懷生國中或教育局申請調閱相關佐證檔案以續追查及監督)

 懷生國中性平會是否有合法運作是該事件的問題關鍵之一,到底有無該性騷擾事件的成立的事實認定是另一問題關鍵,皆關乎學生及家長國家賠償權益的行使及教師有無被以職場霸凌態勢作不當處分的行政救濟結果。

 只是懷生國中對於性平會處理結果,即存在令人哭笑不得的荒謬態度。在學生的國賠訴訟中對於性平會委員及調查結果效力是如此主張的:"原告雖以被告懷生國中性平會0000000號調查報告為其起訴依據,但行政調查之委員本身不具有司法調查之身分與權力,平時並無經常性的運作模式,而是偶發事件時才組成調查委員會開始調查,多屬為委員也非校內人員,其中甚至還有家長代表,多數學校一整學年也不會有一件性騷擾或性侵害事件可供調查,其委員資格的任用與專業程度,自然無法與接受數年以上法學教育,並經層層考試取得任用資格且具有多年實務經驗之司法官進行之調查可以相提並論。"、"原告所提出之被告懷生國中相關函文,包括獎懲紀錄等,均非具有司法調查權力之人所為之調查報告,並未經嚴謹的調查程序與證人具結等程序,其證據價值顯然較刑事偵查不起訴處分書為低。"

也就說懷生國中對於學生以性平會調查報告有作性騷擾事件存在的內容成為國賠訴訟依據的答辯,認為性平會的調查報告及事實認定不應採納以規避國賠責任。對於該位女老師,卻又執意以性平會的調查報告及事實認定作記一大過之處置。

但問題背後的問題,則是學校對於訴訟案件的處理仍是臺北市各級學校校園事件處理要點」所定任務範疇之一,對於訴訟案件的答辯處理,學校仍是要以校園事件處理小組的合法運作結果為依據,再由處理小組的總幹事襄處及提送訴訟答辯。

在懷生國中至今尚無可合法運作的校園事件處理小組的情況之下,學校對於相關調查、國賠訴訟案件的答辯內容已涉及踰越權責,涉有偽造文書及偽證的情節了   

3. 2015.04.16 - 懷生、金華國中傳集體腹瀉 「第一餐盒」停止供餐 (自由時報)
該事件,金華國中冇20人腹瀉,而懷生國中有91位學生腹瀉,因此新聞媒即以懷生國中為主要採訪對象,而懷生國中則以當時調任為教務主任的洪春金為發言人,接受新聞媒體採訪及發言。這顯然又是校長假校園事件處理小組的規範違法指派洪春金為學校發言人的結果,而這其中的解釋內容原本應該是經運校園事件處理小組開會處理的結果。若是校長未召開校園事件處理小組,則洪春金作為學校發言人及解釋的內容應為校長許順興指派及教唆回應的內容;若是校長許順興尚曾召集校園事件處理小組開會處理,則相關開會通知、會議紀錄及會議結論等更是違法事證。

--------------------------------------------------------------------

只是怎麼如此的巧合,懷生國中2014.06.19的"沒付錢修櫃擋畢業"事件與2015.04.16集體腹瀉事件的對外發言人都是洪春金?說穿了,一點也不奇怪,二人早在民國94年於永吉國中任職時即已結識,當時許順興是永吉國中學務主任,而洪春金則是擔任某組長職。

性別平等教育法於民國93年公佈實施後,許順興即於民國94年11月期間參加了 "校園性騷擾或性侵害事件調查知能種子教師初階研習班 (第五期)" 的訓練,洪春金也於當時與他校另二位教師研擬了與校園事件處理小組運作機制結合的性平事件處理流程圖。以許順興及洪春金於性平法規公佈實施初期即積極接觸及接受訓練的經歷觀之,二人應對於校園性平事件的處理運作流程甚熟悉才是,也皆應知悉校園事件處理小組的運作及相關處理依據的法令規定。
按此,懷生國中自許順興於民國100年8月上任校長至今,校園事件處理的校內執行要點仍未發佈實施,卻故意以偽造的「臺北市立懷生國民中學校園事件處理小組設置要點」於105年8月9日利用訴願答辯書欺瞞訴願委員為合法已公佈實施的要點,誆騙學校的校園事件處理小組的相關處理結果為合法結果,並多次由洪春金假冒校園事處理小組的發言人於媒體上僭越權責發言,欺瞞社會大眾誤信懷生國中有校園事件危機處理因應的合法運作機制,諸如此類相關的違法及欺瞞的行為,若二人以"無知有相關法制規定"、"一時疏忽"等理由作為卸責及減責的理由,實令人難以置信

而連帶更顯荒謬的事情,則是臺北市教育局於103年11月上旬對懷生國中所實施的校園評鑑結果,怎麼會沒有發該等嚴重行政疏失情形?那校務評鑑的項目、內容及深度,究竟是怎麼樣的情形?教育局於104年5月的校長遴選會議上,又是如此參酌該校務評鑑結果,以及又是如何通過許順興校長連任的?當時家長會長又是如何假造全校多數家共識結果,於校長遴選會上表示支持或反對意見,以及出示相關會議記錄的?


朋友,您若真心關注這個現存教育亂象問題,建議您不妨多利用政府資訊公開法的相關調閱機制向學校或教育局申請調卷相關檔案。若您也遇上了閱卷請求遭駁回的結果,算是正常的結果,也希望您後續能再循訴願法的程序請求撤銷原駁回的處分,努力追查真相。目前,筆者有32件申請閱卷案遭懷生國中及臺北市政府教育局以不當理由駁回,後續正以32件的訴願案循求行政救濟以請求撤銷原駁回的處分中

追查真相若是那麼容易就取得佐證檔案,就顯現不出這既存問題的嚴重及荒謬了!也就是相關佐證檔案都呈現出其中亂象樣態的不同面向,追索的過程必然會遭遇抵抗,目前的情境,一點也不意外!

-------------------------------------------------

沒有留言: